星曜rk

我唤醒大海,唤醒山脉,唤醒沙漠,处处充满色彩,美丽的地方

【白苏】等待中寻觅

千年的等待,寻觅,只为了一次相见,值得吗?

值得。

我终于把我罪恶的手伸向了苏苏

    

    1,

    “佳佳,你的导师是谁?”

    听到声音,我回首扬起了之前从三当家那里接来的通知:“是苏苏大人。”

    闻言她双眼顿时一亮,冲过来揽住我的左手臂:“佳佳,我们是朋友吗?”

    我冷笑两声,无情的挣开了她:“我不会帮你要签名的。”

    她犹不死心,这次更甚,直接从后面抱住我:“求求你了,帮我要签名吧。那可是涂山最强红线仙啊。”

    相交多年,我深刻了解身后这个家伙对苏苏大人的迷恋。为了要到苏苏大人的签名,她甚至风雨无阻地守在苏苏大人的院子外面多年。可惜的是苏苏大人向来是回涂山交了任务就走,甚少留在涂山。各种因缘巧合之下,这些年来,她甚至都没见过苏苏大人一面。

    有时我甚至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对一个从未谋面的妖如此迷恋。

    对此她的解释是:“那是最强红线仙啊。”

    不知何时,银月守卫出现在我们不远处。

    “涂山佳佳,四小姐正在别苑等你。”

    我急忙挣开身后的家伙,小声警告:“你注意点,别毁坏我的形象。好歹比我大个几十岁的,做好榜样好吗。”

    “那签名.....”

    我胡乱点头,逃难样的离开她,跟着银月守卫去找苏苏大人。

    2,

    我从未见苏苏大人,涂山之内也没有她的照片海报,关于她的各种情况向来是那个家伙告诉我的。

    什么蝉联多年的最佳红线仙啦,和一气道盟的盟主私交甚好啦,多年来从未有过绯闻啦....

    由此,在我印象中,苏苏大人是一个洁身自好,冰清玉洁,做事干净利落的女强人。可是,当我找到别苑,看见在那里等我的是一个长,得,十,分,可,爱,的,萝,莉。

    我站在院子门口目瞪口呆。

    “没走错哦,那个就是小妹。”

    我转动自己僵直的脑袋,看见对方笑的一脸和善。

    “三当家....”

    “小妹虽然业绩优秀,但是你也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也容易得罪客户。你精通法术,修为不错,可要好好地保护她啊。”

    看着那个才到我腰处,坐在椅子上一脸认真地研究此次任务的小女孩,我郑重的点点头。

    3,

    现实告诉我们,从来不要通过道听途说的情况来定位一个人。

    我一直以为像苏苏大人这样的人,是一个有点冷的女强人。实际上,她是一个笑起来让你感觉到春天来了,全身都暖洋洋的小萝莉。

    每次她仰头对我微笑的时候,我都想一把抱住她。

    当然,也只是想想。

    苏苏大人很抗拒和其他人的肢体接触。

    我问过她为什么?

    她说:“他会不高兴的。”

    他是谁?

    我不知道。

    不过签名的事情没有问题。

    我已经在考虑多要几张签名去那个家伙那里骗点好处了。

    4,

    苏苏大人将此次任务的情况都告知我后,带着我去了一气道盟。一气道盟接见我们的人是樊七手。

    我经常在电视上看见他跟在一气道盟的盟主身后。

    说到盟主,我记得那是一个长得挺帅气,但是有些骚包的家伙。

    一想到这个骚包的家伙,他就出现在了房间里面。

    我甚至没有察觉到丝毫动静,就像是他本来就在房间里。

    一见面,他就很亲昵的摸了摸苏苏大人的头。

    看见对方嘴角止不住的笑容,我心中警铃大作。

    他,不会也是萝莉控吧?!!!

    诶,等等,我为什么要说也?

    5,

    王盟主一坐下就开始说教,喋喋不休地像个和尚。

    “你看看你,做个任务还不小心,差点就受了伤,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就完蛋了。这年头为爱疯狂的女人多了去了,我早就警告过你你还不听,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一副小孩样,我告诉你,你这种模样的小姑娘在街上最容易被骗走了。你说你要是出点事那家伙回来了不得跟我急,我整天忙来忙去的哪有时间应付他?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我坐在苏苏大人的身边面无表情,内心有点诡异。

    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啰嗦成这样的男人。跟个碎嘴老大爷似的。真是白费了你那张帅气的脸。

    得亏是苏苏大人脾气好,要换一个脾气暴躁点的青春期男孩,不得跟你正面刚,刚到气死你,然后理直气壮的离家出走。

    我,有点心累。

    6,

    许久许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王盟主终于闭嘴了。

    苏苏大人体贴乖巧地递给他一杯早已倒好的茶水,脸上仍是笑眯眯的。

    “富贵哥哥不要生气了。我是知道你会及时赶来才会跟着她的。”

    听到这句话,王盟主脸上的表情显而易见地缓和下来。

    “所以啊,我是不是比白月初更好?”

    咦,白月初是谁?

    从来没听说过。

    苏苏大人还是笑眯眯的,却没说话。

    王盟主哼了一声:“不过是罩你一次,你就对他死心塌地的,也太好骗了吧。”

    他一脸心痛,就像是家里白菜被猪拱了的农夫;不,是家里女儿被外面的小白脸拐走了的老父亲。

    苏苏大人还是没说话。

    也是,对这种老父亲来说无论闺女说啥都不能开心。

    毕竟闺女不会抛下那个小白脸。

    这么说来,我的心情也有点丧。

    7,

    王盟主没待多久就走了。

    毕竟也是一盟之主。

    我看着他的背影,感觉这人就是来训一顿,训完就走。

    还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

    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找训吗?

    余光看见樊七手走上前来。

    “他现在在哪里?”

    苏苏大人问。

    樊七手报了个地址,然后有些迟疑地问:“要派些人吗?”

    苏苏大人沉思一会儿,说:“不了,这次不是去见秦山玲。再说,徐让不是已经被保护起来了吗?”

    这两个名字我有些印象。似乎就是我们这次任务的对象。徐让为人,秦山玲是一方妖王。不过我记得之前在涂山的时候苏苏大人说过徐让这一世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孩子。但秦山玲似乎并不打算放手。

    苏苏大人给的理由很充分,所以樊七手没有再多说。

    之后,我跟着苏苏大人去找徐让。

    所以,我们这一次不是来找训的吗?

    8,

    我们没有去找秦山玲,但秦山玲主动找上我们了。

    在我们去找徐让的路上。

    她没有直接现身,而是先布下结界将我们困住。

    我想起之前答应过三当家的,上前一步挡在苏苏大人身前。

    同时再布下了一个小结界保护住她。

    “撑不住不要勉强,我已经通知了富贵哥哥。”

    我认真的点点头。

    但却丝毫没有放松。

    秦山玲虽然没有露面,也只是将我们困住,但我却感觉到了杀气。

    安静却强烈。

    秦山玲,似乎是真的想要杀了我们。

    9,

    没等多久,对方终于现身了。

    身着一袭红裙,脸色惨白,气息不稳。

    即使如此,我却仍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感。

    毕竟也是一代妖王,即使身受重伤,也不是我能轻易击败的。

    不过,拖到王盟主来应该没有问题。

    秦山玲没说话,一步一步地朝我们走来。

    她没有攻击我们,却不停威压。

    我感到胸口十分压抑,双腿如有千斤,膝盖处有东西在不停的压迫我,逼我跪下。

    那个女人在杀我们之前更想折辱我们。

    我咬牙撑住,却十分担心苏苏大人。

    听那个家伙说苏苏大人神魂似乎受过伤,不能修习法术。

    她撑得住吗?

    我艰难地回头看去,发现她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冷眼看向秦山玲。

    虽然不得动弹,却不曾受辱。

    10,

    “最强红线仙啊?”

    “也不过如此。”

    “山令之王?”

    “也不过是这般。”

    我惊讶。

    苏苏大人似乎生气了。

    为什么?

    秦山玲看着我们微微一笑:“生气?你凭什么?号称最强的红线仙,却连一个这么简单的任务也不能完成?你也配拥有这个称号?”

    “这世间,聚散离合,乃是缘分。苦情树续的是缘,而有缘,却未必有份。既然有缘无分,我便不会帮你。”

    秦山玲不怒反笑:“涂山苏苏,你说这话,你自己做得到吗?”

    苏苏大人还未说话,结界就被人破开了。

    “秦山玲,我留你一命,你还要上赶着来送死?”

    我看着那个逆光站在那里的男人,从未有一刻觉得他如此帅气。

    11,

    虽然我知道身为一气道盟的盟主,王富贵铁定弱不到哪里去。但我未曾料到过,他能在几息之内击败秦山玲。

    看着半跪在地上的秦山玲,我感觉自己在做梦。

    然而并不是。

    正当我内心感叹激动的时候,苏苏大人越过我,一步一步走到秦山玲身边。

    “如果,我遇到了你这样的情况,我会按照我说的做。”

    “他曾宠我爱我,也曾为了我的理想我的心愿而奋不顾身,甘愿抛弃性命;曾经我以为我可有可无,但他告诉我对他而言我是最重要的。最后他死,也是为我而死。”

    “我会一直等他,等着他再次出现,等待与他的再一次相见。”

    “我,惟愿他平安喜乐,一生顺遂。”

    秦山玲闻言一愣,而后支撑不住跌坐在地上。

    鲜血从她的嘴角不停地溢出来,看上去分开可怖。

    她看着苏苏大人微微一笑:“我没有时间了。”

    纵然她修行千年,已为一方妖王,却仍旧抵不住这一千多年来为了寻找徐让所带来的损耗。

    为了一个约定,她等了那么多年,找了那么多年,从秦岭山上的小小妖怪,到如今的一届妖王,千百年如流光般转眼而逝,却终究没能等到他。

    神魂将散,她垂首而笑。

    徐让,对不起,我负约了。

    愿你今生,平安喜乐,一生顺遂。 

    12,

    回到涂山时,我心疲力竭,趴在床上倒头就睡。

    那个家伙却直接冲进了我的房间,将我拖了起来。

    “我的签名呢?”

    我坐起身,问她:“你知道白月初吗?”

    她看着我一愣,而后笑笑:“你问这个干什么?”

    “白月初和苏苏大人是什么关系?”

    13,

    像佳佳这样的新一辈的小妖怪不知道白月初,也不知道曾经的最强红线仙其实是两个人。

    但我有幸早生三十年。

    小时候,我立志成为最强的红线仙,去帮助那些痴情的妖怪们获得他们的甜蜜的爱情。

    但是我第一次了解所谓爱情,才发现爱情并非是像童话里所描述的那般如琉璃灯一样美好。

    更多的时候,它就像是枷锁,沉重如南国的十万大山,却让古往今来的无数人,妖心甘情愿的带上它,纵然百死,其犹未悔。

    苏苏大人是现在的涂山的四小姐。

    但是我们这些比较大的狐妖都知道大当家和四小姐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一个人。

    只是当初黑狐之战的时候,为了获得更强的战斗力,二当家他们决定让曾经的涂山之王再次出世。

    代价,是四小姐的消失。

    涂山上下对此都缄口不言,但白月初提出了异议。

    那个时候我还小,不知道几位当家和白月初做出了什么约定,也不知道他们最后用了什么办法。

    只知道最后黑狐们被打败了,大当家也回来了,四小姐也没事,但白月初离开了。

    之前我和佳佳说我没见过四小姐,那是我骗她的。

    我见过四小姐,在相思树下。

    那个时候四小姐在许愿,和白月初一起。

    白月初那时神魂不稳,显然是将要离世。

    但四小姐拉着他,一起跪在了苦情巨树下。

    14,

    “苦情巨树啊,听见了我的誓言吗?我,涂山苏苏,愿使用全部妖力来起誓,与白月初来世相见。”

    “我愿意。”

        

    END.